咨询热线
会员之家
装饰设计
品牌厂商
名家访谈
刘思唐:草根与大师 -----写在云南设计大师诞生之前
日期:2016-12-13 浏览量 :167879 来源:原创 分享到:




/刘思唐

云南省室内设计行业协会学术委员会委员/长空创作合伙人


 “草根”与“大师”,这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两个称呼,一半诙谐调侃,一半自谦尊人。相熟同行见面了,问候一句“大师您好呀!”,对方连忙罢着手说“不敢!不敢!您才是大师!”这样的场面,大家都呵呵大笑,谈笑风生,一派和气。   这当中,有真心实意的,也有虚情假意的。不管真心也罢,假意也罢,大家都不计较,都不当回事儿,场面嘛!别戳破,过得去就行了,要是真有人计较,当回事儿了,那就没意思了,说这人不着道,有病!这是咱们这一行经常遇到的事儿,聚一下吃个饭呀!开个会见个面握个手呀,都来!那是不是“草根”与“大师”这两词儿,就这样使用呢?显然不全是。


  正规场合来讲,主人或者主持人在向嘉宾们介绍特别尊贵的客人时,尊称客人为“大师!”那是上得台面的说法,恭维恭维,我是“草根”,来的是“大师”!嘉宾们得鼓鼓掌,好好见识见识一下这位“大师”的能耐,顿时掌声四起,“大师”款款上台,鞠躬谢礼!什么意思呢?过誉过誉,不敢当不敢当!客套话嘛!得谦虚一下。接下来干嘛?自我介绍一下,切入正题。


  一说草根,我很熟呀!我就是一草根,大家小老百姓,穿衣吃饭,也没啥成就,过的是平常人的生活,简简单单,平平淡淡。“大师”啊!那我不太熟,也没认识几个,而且都是场面上的,私下跟人家也挨不上边。这就是我们嘴里常说的自我定位。总之,我是草根,别人是大师。大家就这样草根短大师长的讲惯了,习以为常了。


  那咱们当真一回,行吗?有病就有病,整天在场面上“和”也没啥意思,就当找个乐子!


 “草根”这词儿,也是就这一两年才出现的自我的一种称呼,带点谦虚和自嘲的意思,一般指出身卑微,没啥本事,处于社会的下层小人物。跟它意思接近的古代有:平民、草民、庶民、贱民等;新中国前后的有:国民、人民、群众、公民等,也就是我们现在常用的。随着网络信息时代的到来,才衍生出诸如:草根、还有特指的一些说法:宅男(女)、暖男(女)、男(女)神、小鲜肉(花)等等,五花八门,无奇不有。这些个说法变化得太快了,以至于许多老年人根本不知道你在讲什么,太潮的新生词汇数不胜数,不够潮就奥特了,我降紫(这样子)说呢就已经奥特了,慢了。


  “大师”一词呢!倒是从古至今都有,查下百度(呵呵!当然查其他也可以!)就理解得差不多了,其中有个基本意思是这样,“指在某一领域有突出成就,大家公认并且是德高望重的人”,比较接近于咱们这一行的“文化艺术大师”呢,是“指享有盛誉的专家、学者、艺术家、棋手等,例如:象棋大师”这个概念。跟“大师”与之相关的有:老师、家师、恩师、师长、少师、太师、祖师等,现在有:大神、大咖……有说职业的,也有说官职的,还有说角儿的,杂七杂八,分门别类,还千万不能弄错了,咱们中国是尊师重教的国家,弄错了就失“礼”了。“黎叔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!”。


  这样说来,我们多少跟技术、艺术有关,而且时代要求我们所应具备的个人修养还不止这些,除了自己所学专业以外,文学艺术、哲学宗教、地理历史、物理化学、代数几何、政治军事、生物心理等等无所不包,几乎涵盖了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一大半。还要面对上帝级的甲方客户,三教九流、三流九等,不同的差异化需求。我的天哪!这已经超越的正常职业所需要的知识储备量,还要灵光一现,拿出“神”级别的大作,我们干的活已近远远超出了“大师”的界限。但,这就是我们的现实状况,其他行业的人打趣我们说,你们设计师“牛”,天上知一半,地上全知。得到“大师”级别的待遇了吗?收入挺高吧!现实是,有时甚至于连自己“草根”都养不活呢!问题出在哪?国家有标准吗?我们要怎么做才有出头之日?这些问题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每一位“草根”级别的设计师。


  “没有答案,也不可能会有唯一答案!你就像汪洋大海中的孤舟,没有路可走,唯一要做的,只有继续坚持漂下去,才有希望看到你的灯塔!”这是神的指示还是上帝的安排,亦或是佛祖的教化!这种神回答,你信吗?你敢信吗?你甘心信吗?


  于是,设计师们开始了“自我救赎”的历程,绕来绕去,问题还得自己解决,自己的问题别人无法帮忙。求人不如求自己,一个鸡蛋,从外打破叫食物,从内突破叫成长,化茧成蝶是个痛苦挣扎的过程,同时也是一个成长的过程,要是有外力来帮你突破,那未必就是好事,要么被食物了,要么折了翅膀弄废了,都难有好结果。


  不过,也别这么悲观,说自己命苦!咱们不是说了有“大师”嘛!请“大师”分享一下,失败了怎么站起来?成功了怎么稳定增长?聆听一下他们的成长历程,会对我们当下的无助和迷惑带来一丝光明,一丝希望!反正我是不相信有天生的“大师”。


于是,有目共睹的,“大师”们来了,你方唱罢我登场,可谓粉墨亮相、五彩纷呈,那叫一个热闹,偌大一个中国,彩云之南风光无限。可大家想过没有,请大师是有讲究的,“大师”得真心实意的“请”才会来呀,人家可是来给咱们这些“草根”指点迷津来的,按说咱们得好好的聆听大师的教诲!不尽如人意的是,费气八力请来了“大师”,对“大师”又不够尊重,还怀疑“大师”的真假!该怀疑吗?该!但你得先端正一下自己的态度,先得求证一下,打起精神来,好好坐着,听着,记着!进入“大师”的世界去,感受感受!这样,你才会发现自己跟“大师”的区别在哪里?差距在哪里?设计上的那个坎,“大师”是怎么解决的,方法不一定适用,但解决问题的思路总可以借鉴参考吧!这叫一分耕耘一分收获。否定了错的,离对的几率就大了,概率嘛!方法对了,不停的学,不停的练,及时总结,及时纠正!百炼成钢就是这理儿。这,着道吗?有点谱了。


  说句心里话,我是真喜欢有更多的“大师”来到云南,不为别的,就为这个时代可以和“大师”们常来常往而感到高兴!真的,孔夫子不是说过吗,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悦乎!” ,更何况是咱们费好大劲才请来的“大师”,要珍惜呀!没有大师的时代是多么的悲哀,多么的可怕!这是个人的一点感叹。还有点心得也亮一亮!


  个人觉得,大师之所以成为大师,是跟大师得以诞生的时代和大环境分不开的,不同时代有不同时代的大师,不同地方也有不同地方的大师,大师是带有时代烙印和带有地域特征的,这是大师们的共同特征。大师们的个性特征呢,也因受教育成长环境,所从事的行业特性,接触的社会层面等等不同,导致了他们所选择的道路也不同,所呈现的作品特质也不尽相同。社会格局、时代需要、市场空间等等这些是催生大师诞生的必要条件。


  但,他们除了这些客观环境因素之外,还有什么成就了这些“大师”们呢?我想,应该和大师的自身努力是分不开的。“大师”也是人,也是从“草根”级别开始成长的,就像自然界中的苍天大树也是从杂草中一点一点成长起来的,大家都是同一片天和地,都享受阳光雨露的滋养,所不同的是,大树把根深深的扎进了土壤,扎进了大地。这种扎根的功夫下得如此之深,甚至超过了地面露出的部分。古往今来的大师们如此,我们设计师这个行当,更是如此。这些故事和道理,从小到大,耳朵都听起老茧了,都懂的。


  不过,话得说回来,大树有根,小草也有根,都有生存发展的权利,都需要各自的生存和发展空间,小草羡慕大树的遮天蔽日,大树也稀罕小草的如葱绿茵。唐代诗人白居易一首《赋得古原草送别》中的诗句“离离原上草,一岁一枯荣。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”写得多好,把野草的精神描写得淋漓尽致。人间草木是什么?茶!是草也是木,都是“为人民服务”的。孩子们喜欢在哪玩耍呀?草坪!四年一届的世界杯足球赛在什么上面踢呀?还是草坪!也叫:“绿茵场”。大树是风光,小草也光荣。要是能入药,那就更“牛”了,草药!一部《本草纲目》足可以悬壶济世,泽被苍生,可谓功德无量呀!别小看了自己,弄不好你是一灵芝,一虫草、一仙草呢!嘿嘿!那就是几棵大树都比不了的呢!所以说,相信自己,把自己做到最好就行了。


  我倒是没去过什么地方,见识少!但是我热爱咱们云南,更舍不得离开。反正我知道云南好,要不咋会有那么多的中外游客尽往咱云南跑呢!来玩就来玩呗!玩着玩着,嘿!不走了!你说气不气人!什么原因促使他们留下不走了呢?咱们云南到底哪点好呢?不说不知道,一说吓一跳。山川河流、地理气候、人文历史、民族特色。好了!不说了,免得又有人留下来!老祖宗留下这点家底不容易,禁不起折腾!

来而不往非礼也!咱们也得琢磨琢磨!


    拉拉杂杂聊了这么多,“草根”与“大师”的话题,似乎也才开了个头,表个态:“野草的精神”是我所赞赏的,“大师的风范”是我所仰慕的,“只问耕耘不问收获”是我所倡导的!

 

-------“仙风道骨儒者范,佛法禅意释家心,修己度人”,仅以此联向杨绛先生致敬!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五日